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荷塘】老何旧事(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3:57
摘要:老何,因为他特别的性格,特殊的才华,不平坦的命运,让我每每想起,都感到深深地同情,深深地遗憾…… 老何是我过去的一个同事,虽然他离开我们已经十几年了,也很少有人提起他,但我还是偶尔会想起。
老何个头不算高,一米七二的样子,从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甚至有点邋遢。他生长在农村,姐妹几个里,只有他是男孩,因此在家里倍受宠爱。他小时候因为淘气,从墙头上摔下来,摔坏了肌腱,从此右腿落下了残疾,走路时一跛一拐地,整个身子向一边倾。父母怕他吃苦,用汗珠掉地摔八瓣挣来的钱供他读书,用鸡蛋给他换笔记本用。他也算争气,考入市里一个中专学校,这在他的家乡也不亚于“清华”了。他虽然念过书,但他还是个粗人,因为他说话太粗鲁,说起粗话来,常常让人无法接受。每当对别人说起自己念书的经历时,他一边卷着老旱烟,“嘿嘿”地笑着,一边粗粗地说,我的书是指着鸡屁股念的......
毕业后,老何在农村老家当了名中学教师,后来进城转行当了报社记者、编辑部主任。他勤奋好学,精通好几种语言文字,如蒙古文、汉文、锡伯文、斯拉夫文,且擅长书法,有时还画画儿。可是因为腿脚不好,他的婚姻便成了问题。老何念中专的时候,就有人给他提过老家的一个姑娘,因为这姑娘皮肤黝黑,人们习惯叫她“黑姑娘”。黑姑娘虽没有多少文化,但是个健康、贤淑、能干的人,要是给老何当老婆,也算是半斤对八两。可是后来,老何被调到县城工作以后,和黑姑娘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黑姑娘渐渐受到冷落。这时,有人给他介绍另一个姑娘认识。这姑娘虽说也没有多少文化,但挺会说话,比他小好几岁,家住县城,是某工厂的临时工人。他拿这个姑娘当宝贝似地,两人相处极其顺利,不久就结婚了。婚后,老何承担起所有家务,下班回来烧火做饭,老婆只要陪他睡觉就行了。后来,他们生了三个孩子,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延续着。
老何喜欢喝闷酒,酒喝多了,偶尔还会想起那初恋的黑姑娘,总觉得自己内心愧疚,做了一件对不起她的事。于是,他用蒙古文自编一首歌唱道:
在我父亲的故乡
有一位黑姑娘哦
虽说分手有几年
心里还是想着她

我读了十几年书
家里一直很贫穷
我聪明的黑姑娘
瞒着家人来找我
我给了她十元钱

我可爱的黑姑娘
在我的老家相恋
村口的大槐树下
曾写下我的诺言

自从我有了工作
遇到会说话姑娘
从此伤了她的心
心里悔恨向谁说
每当这时,老何的老婆,坐在一旁运气,两人免不了唇枪舌箭,打起架来粗的、淡的、咸的、辣的,什么都说。
一上班,大家看他阴沉着脸,就猜到他和老婆吵架了。久而久之,人们对此习以为常,也不多说什么。可是,老何的性格却变得越来越喜怒无常,只要一喝酒就粗话连篇,不分场合。因为他说粗话不尊重别人,有人戏谑地说他“路平不平一个样”,单位领导越来越不赏识他,他也不像过去那样要求上进了。也因为他腿脚不好,他好像很自卑,报社施行编采轮换制,每次轮到他采访,他总是要求当编辑,从来不出去采访,久而久之,编辑部主任就不安排他采访了。他的粗话越来越多了,也越讲越甚了,有时会骂人,大家一开始不知道他在骂谁,后来就明白了许多,他好像总被压抑着,必须说粗话来调解自己。有一次,他在办公室正在津津有味儿地说自己蒸的馒头吃起来比和老婆做爱还香,割掉耳朵都不知道。这时,我从外面进来,他看到我,吐了一下舌头,说:“唉,女同志进来了,我就不说了。”我说:“行了,还假正经呢,你说粗话也不是一两天了,从我姑娘时候说到现在。”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这时有人来电话,找我们办公室的一个同事,他接过电话,顿了顿,说:
“讲话!”
“我找××啊!”对方说:
“哦,他拉屎去了。”这淋漓尽致的粗话,又一次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老何的三个孩子学习上都不太提气,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初中勉强毕业,就走向社会,而且都没有正式工作,一家人挤在一个不到六十平方米、低矮潮湿的旧平房里,日子过得一塌糊涂。他曾经找单位领导要求给儿女安排工作,可是领导没给他办,为此他对领导耿耿于怀,画了一幅钟馗把守大门的泼墨画,准备发表在报纸上。没想到,编前会上领导否掉了他的作品,不让他发表,他气得撕掉了那幅画。
他的酒喝得越来越甚了,每次喝完了酒,来到办公室,他常常这样感叹:“人生啊,如此这般吧……”然后开始胡言乱语。这时,我们就远离他,不是到别的办公室坐坐,就是出去办事。偶尔会有人来找他,多半是求他写几个字,如会标、广告牌等等,他毛笔一挥,就写出一行漂亮的文字,有时是蒙文字,有时是汉字,有时上面写蒙文,下面写汉文,油子抹得哪儿都是,甚至溅得白墙上到处都是油墨,也不管妨碍不妨碍办公室里其他的人,就像他说粗话从来不考虑旁边还有大姑娘、小媳妇一样。
他常在办公桌上练字,摆开笔墨纸砚,用毛笔在宣纸上随手拈来很有诗意的语句,如:“穷达尽为身外事,升沉不改故人情。”等等,然后怡然自得地喝一口浓酽的红茶水,接着再写。他是锡伯族人,懂锡伯文,常年向新疆博尔塔拉报社用锡伯文投稿,获得丰厚的稿酬。这些钱,他都用来喝酒。有一次,省档案馆来了一个年轻人,是个大学生,不知他是怎样了解到老何的,慕名来拜访他,希望能与他切磋锡伯文,可是他看老何一喝酒就动粗话,没有几句真格的,再也没有来。
老何住院了,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住院前几天,他的手臂上就多处长紫癜,身体虚弱,时不时地冒虚汗,还出现了幻觉,总是说身后有人在跟踪自己,但他依然一瘸一拐地坚持徒步来上班。我们劝他回家休息,他却说:“我没事,死不了!”第二天,他终于挺不住了,住进医院,被确诊为肝硬化。不久,他死了,那年,他才四十五岁。我和同事们都去送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为他的不顺,为他的早世,也为他的才气。以后的时光里,甚至没有人再说粗话逗我们笑了,于是大家更加思念他,每当有人想起他时,常常唉声叹气地学着他的样子说:“人生啊,如此这般吧……”
现在,懂锡伯文的人越来越少了。遗憾的是,老何的才气,没能推及他人,甚至他的子女,正像莎士比亚所说过的那样:“我们的德行倘不能推及他人,那就等于没有一样。”他死后,全县再也找不到一个懂锡伯文的人了,小他几岁的妻子,也嫁了别人。不过,他自编的那首歌《黑姑娘》被搬上舞台,至今有人传唱。老何,因为他特别的性格,特殊的才华,不平坦的命运,让我每每想起,都感到深深地同情,深深地遗憾……

共 247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何旧事》,是一篇幽默风趣、啼笑皆非的回忆性叙事小说。该篇小说以时间为线索,采用回忆的方式,娓娓讲叙了老何的陈年旧事。作者以一个女性特有的观察力和细腻的表述手法,惟妙惟肖地勾勒出了老何的音容笑貌和为人处世。这篇小说,情节虽然没有跌宕起伏,但充满了幽默风趣,有着极强的可读性。小说从一开篇就紧紧抓住读者的心理,吸引读者一口气读下去。“老何是我过去的一个同事,虽然他离开我们已经十几年了,也很少有人提起他,但我还是偶尔会想起。老何个头不算高,一米七二的样子,从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甚至有点邋遢。”如此形象的描述,让读者顿生强烈的好奇心,老何何其人也?循着作者的生动形象的笔触,品读了老何一个个令人捧腹啼笑的故事,一个活灵活现、粗鲁逗人的老何,跃然屏前,展现在读者眼前。“他的粗话越来越多了,也越讲越甚了,有时会骂人,大家一开始不知道他在骂谁,后来就明白了许多,他好像总被压抑着,必须说粗话来调解自己。有一次,他在办公室正在津津有味儿地说自己蒸的馒头吃起来比和老婆做爱还香,割掉耳朵都不知道。”、“他的酒喝得越来越甚了,每次喝完了酒,来到办公室,他常常这样感叹:‘人生啊,如此这般吧……‘然后开始胡言乱语。”、“他常在办公桌上练字,摆开笔墨纸砚,用毛笔在宣纸上随手拈来很有诗意的语句,如:‘穷达尽为身外事,升沉不改故人情。’等等,然后怡然自得地喝一口浓酽的红茶水,接着再写。”老何因肝病英年早世了,作为读者和作者一样有着同样的感受:为他特别的性格,特殊的才华,不平坦的命运,感到深深地同情,深深地遗憾……读罢该篇小说,令人拍案叫绝。幽默的语言,令人啼笑皆非;妙趣的形象,让人忍俊不禁。栩栩如生的人物,妙趣横生的故事,诙谐风趣的语言,无不彰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和超凡的驾御文字的能力。一篇引人入胜、让人细细品味的小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天龙】
1 楼 文友: 2014-02-08 0 :52:26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幽美、更精彩!!
2 楼 文友: 2014-02-08 0 :5 :46 读罢该篇小说,令人拍案叫绝。幽默的语言,令人啼笑皆非;妙趣的形象,让人忍俊不禁。栩栩如生的人物,妙趣横生的故事,诙谐风趣的语言,无不彰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和超凡的驾御文字的能力。一篇引人入胜、让人细细品味的小小说,倾情推荐共赏!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2-08 11:27:15 谢谢天龙社长,真是辛苦你了,这篇算是我的习作,望多提宝贵意见。
 楼 文友: 2014-02-08 05: 1:02 祝作者在荷塘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4 楼 文友: 2014-02-08 1 : 7:04 呵呵,幽默风趣的文字,令人捧腹大笑!老何的经历又令人惋惜,令人深思!人物刻画深刻,有个性,写得不错!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2-09 1 : 1:08 呵呵,刻画得还不够,您过奖了啊。谢谢!新生儿眼睛有眼屎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孩子小便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