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深渊领主 第438章 嫁妆

发布时间:2019-12-04 04:52:50

深渊领主 第438章 嫁妆

第438章嫁妆

“单枪匹马便敢侵入这边......嘿嘿。罗西奥,若是你真想寻死的话,我就成全你!”

眼见金光就要侵入要塞上空,自城市中心,一道乌芒闪电射出,伴随着乌芒,无尽污秽气息瞬间笼罩天空。如同地狱降临,空间都隐隐变得粘稠了起来。

如此之力直接临头。即便是中年男子。他地面色也不由地慎重了起来。

金光一下停滞。中年人双手虚空一迎,一道神圣光柱从天而降,堪堪间正将乌芒拦了下来。

面笑皮不笑。目光凝在前边空寂的天空,中年人干笑一声。道:“呵呵,凯比斯。要是你有这个能力的话,你尽可以现在就来取......不过若是你不行地话。休怪我今天不留情面了!”

神圣光柱将乌芒压下。仍有一些余势。不过还未待它继续轰下,又一团黑雾生出,刹那时间便与它相互抵消......要塞地防御设施终是正常启动了!

在中年人前边,一道若隐若现的黑影缓缓地凝了出来,看不清面目,这黑影尤若一团虚幻的存在。正是诺曼要塞的领主,黑暗神殿的主教凯比斯。

“好了,不要废话了,这么多年来,我们谁又能压得下谁的!挑明了说吧,你单身一人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对于着金甲中年人,凯比斯也拥有莫大的忌讳,近百年来,在两人地明争暗斗中,他从来都没有占到过上风,当然了,也从没有落到过下风。

金甲人正是奥兰多公国在那边的统帅,也是隶属于战神圣殿地强者,罗西奥公爵!

“这么多年地对峙,总也要有个解决之时,凯比斯,放下其他地心思,好好来陪我一战吧!”

罗西奥单手虚抓,立有一战神光剑自他手心凝了出来,迎着黑暗主教的虚影

,光剑之上突又射出一道神圣之芒,刹那时间,竟将虚影所在之天空都隐隐锁定了起来。

黑雾徐徐消散,凯比斯真身渐渐清晰,短暂的沉寂之后。一声苍老地叹息响了起来:“终于要开始了吗?也好,总是要开始地!”

黑雾散去,微显有些苍老的黑袍主祭终于显出了真身,轻摆手中法杖,一道污秽血光瞬间将他整个身子都笼罩了起来,凯比斯涩声道:“来吧,就以我们为开始,为这场风波来开序幕吧。”

声音中,金光与血黑之芒同时一盛。源自天界的神圣战争之力,与源自魔界的无尽污秽之力瞬间笼罩天空,即便要塞护罩早早放出,在这两道磅礴之力地压迫下,竟也隐隐有些颤动了起来。

一对数米长的金色光翼自背上缓缓展开,罗西奥手中大剑一振,一道凝若实质地圣力射出,竟轰开层层血雾。直击凯比斯真身而去。

“这么些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一套!”

略一嘲笑,凯比斯法杖疾挥,两道血芒同时射出,一道迎向轰来的圣力,另一道却是直射上方而去。

“轰~”

两道剧烈的能量冲撞同时产生,罗西奥的身影也在上方凝现了出来,两人交战过太多次,对彼此的手段,都太熟悉了。

光翼再振,罗西奥身影一现,又再度消失。

凯比斯也不慌忙,法杖轻挥,无数道血线散出,将方圆近千米的空间完全充斥,只要罗西奥气息在其中稍现,立时便会被他察觉。

与此同时,凯比斯身上的血光也渐渐收敛,而随着血光的收敛。她那身影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轰!轰!轰!”

三道能量冲撞自前后上下三个方位同时暴起,凯比斯身上血光也随之一振,没有理会前后的能量冲击,一道凝若污血的力量直轰而上.....罗西奥手段虽然够快,却还是瞒不过黑暗主祭的感知!

只是这血海一般的力量才刚轰出。凯比斯的面色突又一变,自老对手身上突兀地生出了一道陌生的力量气息。这气息如此的神圣,在它的光芒下,甚至连魔界污秽之力都不由地颤动了起来。

“既然都一致决定动手了,你怎么还行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呢?法瑞特,你这是往战争之主面上抹黑!”

在血力与圣力之间,一道比虚空更死寂的黑暗之力凭空而出,正与那道莫名的神圣之力相互抵消。

借着这两道力量,凯比斯与罗西奥也迅速分开,没有再战。两人的身影却是都凝在空中一动不动起来。

天空中,凯比斯和罗西奥陷入了僵持。要塞中,一众守军寂静无声,连那为凯比斯挡下一击的神秘强者,以及这强者话中隐指的战神祭祀长法瑞特也都没有现身……

一种沉重的压抑感缓缓在诺曼要塞弥生而出,所有人的心灵都不由自主地紧缩起来!

“咚……咚……咚……”

突地,一阵轻微的地面颤动自远方传了过来。刚还几不可察。

不过一小会时间,便又在要塞所有人的感知之中清晰了起来,抬眼望去。就将极远之处,正有一道汹涌的洪流朝要塞疾冲而来。

即便相隔还有数十里。这洪流之中凝蕴的血杀之意,依旧是如此的浓烈。甚至连久经战争洗礼的守军都不由地心中一紧。

“赫尔曼大人的洞察力果是深远!呵呵,既然你已经身在这边,想来我们的行动计划。也是瞒不过你了。如此的话,我们也无须多言了……”

未待守军对那汹涌洪流作出反映,一道金色身影突兀凝现半空,轻舒光翼,罗西奥也自然地退到了这人身后。

身披金色祭祀长袍,这人面皮虽是皱卷。不过那魁梧高大身体中凝敛着的浑厚力量,却又让他显得生机昂然。与一般祭祀不同,这人手中所拿的,竟是一银色的枷锁!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没醒悟吗?有克莉丝多大人在,法瑞特,你说做的一切不过是徒费心思,甚至是先寻死路!”那啊金色身影几乎同时。又有一黑袍祭司无声现了空中。

面色略显苍老,但这黑袍祭祀幽黑的眼瞳深处。却有熊熊毁灭之炎正炽烈地燃烧着。正是暗黑神侍赫尔曼。不用说在他对面地,也只能是战神祭祀长法瑞特了!

“在克莉丝多大人还未过来之前,退回去吧。否则也只好如你之愿,将你送上天界去朝拜你所信奉的战神了!”轻挥暗黑权杖。一圈圈幽黑色地毁灭之炎徐徐朝四周空间散开来。与法瑞特炽烈地目光相对,赫尔曼轻轻叹了一口气。

自老对手眼神之中流出地战意来看,赫尔曼知道要让他退去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地事,是以一边说,一边他也作好了死战的准备。同为大陆十大强者中的顶尖人物,他对法瑞特所拥有地力量也有相当的忌讳!

迎着徐徐散开的毁灭之炎,法瑞特手中那银色枷锁一振,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撞击之声,一圈银色圣力瞬间散出。在半空之中。竟与毁灭之炎形成了相持之势。

哈哈一笑,法瑞特面上老皮一动,笑道:“好了。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到底是你送我去天界。还是我把你送去地狱,待我们分出个高下,自然明了了。”

枷锁再振,又是一声撞击声,一团银色又轻幽飘出,仿佛不带半点力量,甚至还有奄奄欲熄之感。圣火一上一下地缓缓飘出圣光范围,朝赫尔曼所在之地飞了过去。

目光一凝。赫尔曼到面色也慎重了起来,这银色圣火看似虚弱,但以他的目光。自是能看出其中蕴藏的恐怕力量。

只是一小团,便将毁灭之炎所散地空间锁定了起来,甚至连他都不由产生出了隐隐被束缚地感觉……如此轻松便振出如此之圣炎。这银色枷锁绝对不是凡物!

“留他不得了!”

目光骤变,一道杀意在赫尔曼心中一闪而过。权杖一舞,片片幽雾四散而出,透过毁灭之炎,直接朝法瑞特和罗西奥所在之处覆盖而去。

黑雾散出,银色盛炎再不收敛,一道恐怖的威压散出。顷刻时间,竟让凯比斯,甚至是赫尔曼都微微一滞。

威压一现,圣炎也徒然加速,就见一圈圈地黑色空间波纹四散而开,圣炎竟然穿透幽雾。直轰赫尔曼面门而去。

眼见就要被这圣炎轰实,甚至连法瑞特眼中,都不由露出些须惊诧,一片黑暗忽地升起,稳稳地挡到了圣炎之前。

一边是恐怖的战争威压,一边则是纯粹到黑暗,充斥着最终毁灭的黑暗!

两道至高之力初一相遇,银炎便剧烈地颤动了起来,黑暗却依旧沉稳。

战争之主的位阶虽然崇高,但与毁灭主宰比起来,却还存在着相当的差距!

“去吧!”圣炎被挡下,一道莫明之笑也在赫尔曼面上浮现出来,权杖重重一挥,黑雾漫天弥散,刹那时间竟然冲开层层银光,将法瑞特和罗西奥直接笼罩了起来。

红光一闪。自法瑞特两人身后,忽又出现了一道毁灭的炽热气息,随着这道炽热气息的突然闪现。又有两道凝敛着无尽炼狱之力的波动直轰两人而去。“炼狱恶魔阿德里亚诺!”

炼狱气息一现,法瑞特面色顿时剧变,除开赫尔曼,竟然连阿德里亚诺也赶了过来……莫非他们放弃光明帝国那边的战场了?

惊疑间,法瑞特手中枷锁急振,伴随着一连串的清脆之响,一**的银光朝后边疾散而出,瞬间轰开黑雾,直迎炼狱恶魔巨拳而去。

“死吧”

见法瑞特忙与应付炼狱恶魔,赫尔曼干笑一声。眼中炎光一亮,暗黑权杖沉沉朝前一指。那片毁灭黑暗顿时暴涨,一卷直接覆灭圣炎。又散出重重威势,朝法瑞特直接压了过去。

枷锁银光一闪,堪堪间将身周的毁灭威压驱散,不待出手,法瑞特却是疾喝一声:“撒拉弗,还不动手!”

同时面对赫尔曼和阿德里亚诺,即便掌有战争枷锁,法瑞也也没那个自信!

“以我主之名!裁决!”

应着法瑞特的喝声,一阵激昂的战歌之声突然降临,无穷无尽的银色圣光在天空凝聚,竟然将漫天黑雾直接驱散一空。

法瑞特身前,一个背展两对银翼的身影平空闪现,在他之手,又有一金色巨剑,巨剑往前一指,携着无尽圣光,一道充斥着磅礴战争神力的裁决之柱,朝那近在眼前的毁灭黑暗冲击而去。

无声空间剧烈颤动,一道道幽黑的波纹荡开。诺曼要塞的魔法罩如同薄纸,竟被这波纹直接吞噬。

裁决之光与毁灭之暗相互纠缠吞噬,拥有位阶优势。毁灭之暗稍稍占到一些上风,不过一时半会,却也轰不批裁决之光的阻隔。

后边,炼狱恶魔的巨拳也已与法瑞特的力量交上,浑厚的炼狱之力中,隐隐蕴有毁灭之气。即便那银光是战争枷锁散出的,在阿德里亚诺的巨拳之下却也占不到丝毫的优势。

“轰!”

一声巨爆,法瑞特三人合在一起,退至可上空。下边,赫尔曼和阿德里亚诺也合到了一起,而凯比斯则退入了诺曼要塞。

“想不到还有力天使在这一位面。不过战争之主手下的力天使。终究是比不上光明之主手下的力天使!巨眼在四翼天使身上一凝,阿德里亚诺面色一沉,不过随即又嘿嘿笑了起来。

拥有死翼,便代表这天使已经进入了中级天使的领域,炼狱恶魔与天使有过无数次的战争。他自是一眼便看穿了这一战争天使的力量层次。

在中级天使中。这撒拉弗应该已经迈入了力天使的等阶,不过此时,怕也只能稍稍占到一些上风!

目光与赫尔曼一交,两人心中都是生起了一些警意,若是不趁这两人还未与光明帝国那边汇合上之时解决他们,恐怕就算是有克莉丝多在,斯洛伐尼亚帝国也要稍稍落入了一些下风了,不过……要彻底地解决掉这两人,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眼中异光一闪,赫尔曼心中不由地叹息了一声……

以种种形式,瓦尔特给奥兰多公国和光明帝国制造了一个契机。让他们不得不借着这一契机,与斯洛伐尼亚帝国展开最终之战,无论谁胜谁败。到最后占到最大便宜的都是阿拉冈帝国!

小儿感冒后咳嗽老不好
小葵花露
拉水要不要吃药
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