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众权利人谈卡拉OK收费

发布时间:2019-11-09 17:43:35

众权利人谈卡拉OK收费,

北京11月28日专电 据《中国出版报》报道,就卡拉OK收费问题,一些着名歌手、音乐人近日谈了自己的看法。

央视音乐总监李海鹰:收费是时代的进步

中国音像协会发起的卡拉OK维权联合行动,被着名音乐人李海鹰评价为 一次划时代的进步 。他说: 营业性的卡拉OK大概是在1988年、1989年左右开始兴起的,到现在已经快20年的时间了,现在开始收费已经很晚了。我们并不指着这个行动能够给我们带来多少收益,但是希望能够增强人们的版权意识。这对拯救中国的唱片产业、音乐产业,甚至对文化的复兴都是极其重要的。 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古人是没有版权意识的。那时候作词、写诗的人多数都是当官的,靠俸禄生活。对于诗词他们希望能够广泛传播,没有版权的概念。但是现在我们应该树立起这个概念。 侵权问题严重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音乐创作人的生存状况。李海鹰表示,在多年的音乐生涯里,几乎没有收到什么版权费。他说: 要说没有也不对,还是有的,一点点,用我的歌出磁带给十几块什么的。这些年要光写歌我早就饿死了。很多的收入是来自给电影、电视配乐,帮别人制作唱片什么的。 如果我靠版权收入生活,甚至都买不起一架钢琴 。李海鹰认为卡拉OK维权联合行动的意义远远大于收费本身,因为这是一个改变观念的过程,是时代的进步。

着名歌手刘欢:20年只收到90元版税

日前,刘欢作为创作者和表演者,在由中国音像协会主办,北京天语同声、深圳中音等数家相关单位发起的题为 向世界知识产权日致敬 的卡拉OK维权联合行动发布会上说: 我做音乐20年了,至今为止,因为卡拉OK我收到了惟一的一笔费用只有90元钱。而且还是通过朋友九转八弯才拿到的,还不知是那家付的。我想是不是从今天开始把这种情况改变一下,如今卡拉OK的形势非常好,在从业者得到的利益里,是不是应该有一些付给音乐家们的钱呢?如果靠我20年来惟一收到的90块钱活着,音乐家早就饿死了,这个行业还能存在下去吗? 我们也有市场,保护不好,首先掐死的是自己。卡拉OK维权联合行动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希望能促使国内音乐事业得到保护,良性发展。

着名音乐人毕晓世:创作人应得到公正待遇

着名音乐人毕晓世认为,从自己音乐作品版权方面收到的费用只能用可怜来形容。 在国外一些版权保护发达的国家,作家、作曲、作词都是很有钱的,在中国其实这些人可以过得更好的。 他表示自己的创作高潮期已经过去,虽然自己不能从版权保护中获得太多利益,但是希望新一代的创作人能够得到公正的待遇。

鸟人公司总裁周亚平:媒体不应该 一边倒

鸟人公司所属的《两只蝴蝶》、《我是你的玫瑰花》在拍摄MV时公司投入近百万元。自去年至今,在全国的KTV几乎百分之百都在使用我们的这两首歌曲,但是我们没有收到一分钱。现在部分文化娱乐业协会公开发表声明不接受卡拉OK版权使用费收取标准,而且以种种理由拒绝向中国音像协会支付卡拉OK版权使用费,作为权利人我对此表示气愤。上海文化娱乐业协会居然提出坚持以 每间包房每天1元 支付卡拉OK版权使用费,这种付费方法简直把着作权人视为 乞丐 !大家知道,现在1元钱连瓶矿泉水都买不了,知识产权在中国被某些人看得那么不值钱,太可悲了。作为权利人,我们认为媒体不应该 一边倒 ,只报道版权使用者的声音,而不问问我们着作权人的利益。那有没有经过主人同意就白白使用别人的东西,还反倒指责起主人的道理。看来这些人应补着作权法的课,否则会产生误导作用。

选宠技巧
民生历史
悬疑灵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