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牧仙志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打雷劈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4:43

牧仙志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打雷劈

牛郎残念体见牵牛王笑若癫狂,忍不住也“噗嗤”笑出声。见他右手持着判官笔,指着牵牛王,以商量的口吻说道,“这么招吧,尸经手骨予你乔韧往,先天道体予本仙。”

说着,牛郎残念体头微微低,用确定眼神再看一眼生死簿,且还一边喃喃道,“对我牧星山脉渗透离间,害我牧星镇断子绝孙,残杀我牧家好儿郎等等,以往你在牵牛星上造的孽,你生平恩恩怨怨全都一笔勾销。”

“可悲却又自大的蝼蚁!”牵牛王冰冷嗤笑,右脚猛地一踏,大地震撼。“你有甚资格跟本王谈条件?区区下贱放牛娃!”

轰隆隆,柱子爆碎,房顶无支柱顺势坍塌。石地板裂痕弥补,浑如蜘蛛。偌大一个威严肃穆的第十殿,顷刻之间坍塌。

明明看起来古朴而崭新,却像是自然而然因失修而塌陷,看不出人为痕迹,就跟外面的城隍庙一个情景。

牵牛王扫视一圈,立马皱眉,明明感应到第十殿有众多鬼道。如今第十殿坍塌成墟,竟然连一个死灵都看不到。

想到这,牵牛王的目光不由深深锁定在牛郎残念体身上。他看着判官笔和生死簿,目光灼灼,贪婪开始浮现在脸上。

牛郎残念体却稳坐阴刹台,石桌更是没甚影响,似乎早有预料,见他笑脸赞叹,“大王,好神通!”

随后,牛郎残念体话锋陡转,“也就难怪,我在牧星镇留下底蕴不少,我子孙后嗣依然被你逼上绝路。一个个不世出之仙才,皆被你等扼杀在摇篮。”

“你们这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牵牛王左手压刀,右手抓住决刀刀柄。

锵,决刀出鞘,大量鬼气灌注下,决刀倏然一震,化作一把斩鬼阎罗刀,寒光照耀,刀光森骇人心。

斩鬼阎罗刀竖在面前,牵牛王左手屈拈花指,弹在漆黑如无光幽夜的刀身。

嘤嘤嘤,刀吟欢唱,却生出皎月般的雪光反射在牵牛王脸上,不由赞叹,“此子虽不是牧星镇出生,决刀竟也能落在他手上。若再有灾厄编年书,他足可成长为第二个牧仙!”

牵牛王漫不经心地对牛郎挥刀,刀刃生出一道涟漪,瞬间就临至阴刹台。

牛郎残念体右手拿着判官笔,虚空轻轻一点

。好比石坠深潭,身前荡起道道波纹,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水纹和激流组成的水墙。

斩鬼阎罗刀挥出的涟漪利刃斩在判官笔荡起的涟漪空墙,石沉大海,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两人第一次正面交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

“为了阻止牵牛星冉升为仙星,你们可真是煞费苦心。”牛郎残念体目光跳过牵牛王,愣一下神,接着呢呢喃喃,“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念完,牛郎残念体反倒微微笑,右手拿着判官笔指点牵牛王,“犹为是你乔韧往,驭兽斋的倾覆只是一个开端。”右手食指指向苍巅,“如今你已被上面的人抛弃,下场只会比我更惨。”

“嗤!”牵牛王猛地转身,“仙庭九幽相隔路迢迢,他们可没这闲工夫关心,这未开化之地。”左手伸出,时空顿时凝结,斩鬼阎罗刀虚空连刺三下。

牛郎残念体见状,神色一凝,双手不由得抽动一下。只听得三声闷哼,三个人影从虚空显现,捂着空洞洞的心口。李焕衍、牛郎、候大壮顺势摔倒在地,没了生息,死不瞑目。

牛郎残念体忽觉心口绞痛,浑身颤栗,汗毛乍起。左手忍不住要抬起捂住心口,最终强忍住。

“道牧的魂灵去哪了,缘何你的生平全都转嫁到他的名下。一切都随你心愿成事,你不觉得奇怪吗?”一把抓起生死簿对着掐牵牛王,生死簿的沉重让牛郎残念体停止颤抖,镇定许多,“道牧与你面谈之前,本仙就已经见过他。”

“谁知道他的游魂如今在哪里游荡,怕是已经被他的仇家生生吞食了吧。道牧与你面谈之事,我怎会不知道,我还知道他拒绝了你。”牵牛王抖出一块干净白毛巾,一边给斩鬼阎罗刀擦拭血迹,一边嘲弄道,

“一个新生的灵魂,没有前世烙印,只得乖乖被强者以命运将其摆布。你说他可不可怜,本来已经和你达成交易,最后又因为这三人的性命,转过来找本王。

结果不还是死了,且还是死在我的手中。

哦,不,本质上还是死在他的手中。”

闻言,牛郎残念体笑了,笑得很灿烂,口中黑色液体愈加浓稠,一身灾气阴气缭绕周身,真如那阎王殿上,阎罗王。“他若愚蠢,他若可怜,怎能一次次以小博大,化险为夷?”

“你这些愚蠢的对白,无法乱我道心。”牵牛王举刀向天。

霎时间,风云紫再聚,黑云红雷层层相叠。

牵牛王傲视牛郎残念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转入我麾下,二是逝于我刀下。先将你解决,再去考虑哪些有的没的,岂不是更好?”

话落,牵牛王抖刀,黑云随之剧颤,红雷滚滚倾泻而下,收割大量生命。但凡被红雷劈中,人、鬼、神、灵、灾,无一例外都化成灰烟。

“好大阵仗,是在为你将死而举办的葬礼吗?”牛郎残念体淡然自若,将生死簿展放桌面,判官笔指点牵牛王,“若道牧的灵魂还藏在身上某处,你说我在道牧名册上画下一个叉。究竟是你乔韧往魂飞魄散,还是他道牧魂飞魄散?”

说着说着,牛郎残念体又笑了,笑喷些许口中黑色液体,又在桌面和地面溶出几个洞。“用你那聪明脑袋想想,若道牧灵魂不在身体上,你凭什么拔得出决刀,挥得动决刀?”

牵牛王闻言,脸上笑容跟着身体一起僵固。若自己生平全都归于道牧名下,这正是说明自己完美夺舍成功。道牧的灵魂就不可能还藏匿在这副身体里,而他牵牛王却丝毫察觉不到。

哪怕情况属实,若道牧的灵魂真在身上,且牛郎残念体的生死簿不是十大阎王的,那么还真得看命数。

可是牛郎的残念体怎么可能炼制出,一册十大阎王才能拥有的生死簿,一杆十大阎王再能挥斥的判官笔。

那么,要死的也就是道牧本人,而不是他牵牛王乔韧往!

想到这,牵牛王放肆地仰天狂笑,余光睨视牛郎残念体,“你大可试试!”右脚跺地,刀尖交织红色雷电。

嘶啦啦,吸足大量生命死魂的黑云,贯下一道雷光,将斩鬼阎罗刀笼罩,似在给刀开光!

轰咚!

牵牛王左脚踏地,一股强霸秘力涌入牧星镇大地,天地皆颤。大地崩裂成一块块,裂缝中迸发红光,连同那小小牧星山,都四分五裂。

牵牛王放眼望去,还是不见牧尸大阵,更不见一个暴露的牧尸。这一刻,牵牛王的心中深潭,总算荡漾涟漪,慌了些神。

只见牛郎漫不经心瞥牵牛王一眼,左手食指敲打桌面生死簿,“若本仙还告诉你,你要找的,全都成为生死簿的一部分,你还这么自信吗?”

话还未落,牛郎已开始按下笔头,“你可怜,还是他可怜?”却还要学着牵牛王方才猖獗的模样,放肆地仰天狂笑。“你乔韧往,他道牧,谁生谁死,即可分晓谁可怜不是?”

“他们怎会全都心甘情愿给生死簿做奠基?!”牵牛王大骇,失声破音,眼睛都快瞪出来。

“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很久了。”牛郎残念体咧嘴淡笑,脖子往上青筋条条绽绽,就跟口中黑色液体一样黑,眼眸红光充斥,璀璨如穹顶太阳,“这仅仅只是复仇的序章。”

“我好怕啊!”牵牛王抽刀而上,通体幽黑的刀,被开了妖艳的血刃,直至刀尖,且过半。

“住!住!住!”言出法随,整个牧星山境地时间停流,空间停流,生命停流。

牵牛王挥斥斩鬼阎罗刀只取牛郎颈脖,就在一掌之距,牛郎残念体鼓嘴吐出大量乌墨。

嘤嘤嘤,决刀痛苦乱颤,刚开不久的血刃,再次被封装。

交手的电光火石之间,牛郎并未停手,已在道牧名册上画下一撇。

牵牛王大惊,自己竟无法定住一个小小天灾。只见他左手捞起刀鞘,同右手一起攻上,“定!”口吐法言,时空坚如陨铁,任你人神鬼,都不可能挣脱陨铁般的束缚。

牛郎淡淡然,瞥牵牛王一眼,自如按下笔头,要画下一撇,而牵牛王的攻势已临身前一拳之距。

正当时!

时空倏然拉伸扭曲,牛郎残念体连同阴刹台一起消失,牵牛王最终只是打了漫漫空气。猛然抬首循迹而望,就见阴刹台已登至小小牧剑山上。

牵牛王来不及惊骇,下意识已经挥刀再上。不过弹指之间,就临牛郎残念体一丈外。

“敕!”牛郎残念体重重画下最后一撇,剩余墨汁挥向牵牛王。

“哼!”牵牛王放开亿万毛孔,喷涌绚烂霞霭,如仙将临凡,霞霭将墨汁烧成黑烟。

轰隆!

天打雷劈,响彻九天。

一道碗口粗的红雷正直劈在牵牛王脑门上,牵牛王闷哼一声,顺势倒在地上,黑烟如雾气蒸腾三息,最终消失无影踪。

沈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保定治疗睾丸炎方法
荆门性病医院费用
沈阳牛皮癣
保定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