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电力设备行报告4交5直特高压线路明确规模

发布时间:2019-11-09 19:11:41

电力设备行报告:"4交5直"特高压线路明确规模化开建趋势

事件:近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和环境保护部三部门联合发布《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对能源领域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进行全面部署。我们点评如下:

观点:

1.电力外送通道被多次提及,12条线路明确,其中包含4交5直特高压线路。

文中多次提及电力外送通道建设,特别是在在第四条“保障清洁能源供应“第(七)条“加大向重点区域送电规模”提及任务:在具备水资源、环境容量和生态承载力的煤炭富集地区建设大型煤电基地,加快重点输电通道建设加大向重点区域送电规模,缓解人口稠密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压力。目标:到2015 年底,向京津冀鲁地区新增送电规模200 万千瓦。到2017 年底,向京津冀鲁、长三角、珠三角等三区域新增送电规模6800 万千瓦,其中京津冀鲁地区4100 万千瓦,长三角地区2200 万千瓦,珠三角地区500 万千瓦。采用安全、高效、经济先进输电技术,推进鄂尔多斯盆地、山西、锡林郭勒盟能源基地向华北、华东地区以及西南能源基地向华东和广东省的输电通道建设,规划建设蒙西~天津南、锡盟~山东等12 条电力外输通道,进一步扩大北电南送、西电东送规模。华北电部分,重点建设蒙西至天津南(特高压交流)、内蒙古锡盟经北京、天津至山东(特高压交流)、陕北榆横至山东(特高压交流)、内蒙古上海庙至山东输电通道(特高压直流),加强华北地区500 千伏电架,扩大山西、陕西送电京津唐能力,进行绥中电厂改接;华东电部分,重点建设安徽淮南经江苏至上海(特高压交流)、宁夏宁东至浙江(特高压直流)、内蒙古锡盟至江苏泰州(特高压直流)和山西晋东至江苏输电通道(特高压直流);南方电部分,重点建设滇西北至广东输电通道(特高压交流)。

从文中表述电力外送通道的建设来看,有几个逻辑关系需要值得重点关注。(1)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是列在“保障清洁能源供应”的第一条,表明从能源局、发改委和环保部的角度已经大力认可电力外送通道建设对于增加清洁能源供应、保证全额并的关键作用。这与一些所谓专家传达出的特高压线路建设将发展新能源引入歧途的论调形成鲜明对比。(2)由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原则上都不让再新上火电,此外,大量的落后火电被淘汰需要大规模的电力外送来补充。按照文件内容,到2015 年底,向京津冀鲁地区新增送电规模200 万千瓦。到2017 年底,向京津冀鲁、长三角、珠三角等三区域新增送电规模6800 万千瓦,其中京津冀鲁地区4100 万千瓦,长三角地区2200 万千瓦,珠三角地区500 万千瓦。这些新增的外送电力有望绝大部分通过特高压线路来输送,支撑后续特高压线路的推进。(3)特高压是大势所趋,从能源局、国务院、政协到这次文件的释放都表现出积极的信号。《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提及12条电力外送通道(无具体线路)、随后李克强主持能源委会议提及今年开工一批特高压线路、最近能源局印发《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具体提及12条电力外送通道(含4交5直)。同时,根据这次的文件提到的内容,要求各个单位加紧编制各种配套文件,其中包括《加快电建设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我们估算有望在6月份左右推出,将对提及的12条线路做一次性核准。

特高压的趋势性机会已经基本确立,按照国家电2020年“五纵五横一环”以及27回直流的建设规划,按照特高压线路建设1年半左右的周期来估算,未来几年每年新开工的特高压交直流线路都有望达到3条左右,线路的建设将对相关企业的盈利带来重大的影响。继续强烈推荐特高压弹性最大、估值合理、成长持续性强的平高电气、直流受益明显的许继电气、关键线路建设带来公司战略性资产重估的特变电工,此外,积极关注迎来业绩持续反转的中国西电。同时从上游风电外送的角度来看,强烈推荐华仪电气和金凤科技,从上游电站空冷、光热发电以及燃气通道建设释放大量余热发电市场显着受益的首航节能。

2.2020年核电完成装机有望超5800万千瓦,未来空间几许需看内陆核电站推进的进程。

目标:2015 年运行核电装机达到4000 万千瓦、在建1800 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2000 亿千瓦时;力争2017 年底运行核电装机达到5000 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2800 亿千瓦时。措施:加强核电安全管理工作,按照最高安全要求建设核电项目。加大在建核电项目全过程管理,保障建设质量,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早建成红沿河 号、宁德 号、福清 号、阳江 号、方家山 号、三门 号、海阳 号、台山 号、昌江 号、防城港 号等项目。新建项目从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中择优选取,近期重点安排在靠近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电力负荷中心的区域。

从规划的目标来看,结合2017年核电装机5000万千瓦目标,同时考虑到核电建设的周期在5年,意味着2015到2017年新增的1000万千瓦装机全部来自于2015年在建的1800万千瓦装机中。估算剩余的800万千瓦装机将于2020年之前全部完成,因此2020年5800万千瓦装机应该是确保的,同时考虑到后续核电建设的进程的加快,2016年新开工一些机组有望陆续确认,因此估算2020年核电完成装机有望超过6000万千瓦,达到6000万千瓦-6500万千瓦之间。

从完成装机的角度来分析,截至2013年年底,我国完成核电装机1475万千瓦,2015年完成装机4000万千瓦,意味着年要新增完成装机2525万千瓦,预计在台机组,从完成装机的量来看,感觉规模很大,但是从核电设备企业收入确认的角度来看可能对实际标的的影响并不是太大,因为从核电设备交货的周期来看,一般在年时间内常规岛和核岛的设备要交付完毕,因此估算在年计划2015年完成装机的核电设备应该已经交付大部分。

来考虑对核电设备企业的影响,因为核电建设的周期比较长达到5年,因此从2017年建设的情况来看,相对于2015年新增的1000万千瓦设备应该已经在2013年左右进行了招投标工作或者至少从设备企业设备提供的角度已经为这些设备进行了备货,后续对设备企业的影响就是这些订单的执行。那么从2014年开始,设备企业获取订单的空间有多大?按照2013年底完成装机1475万千瓦、在建3166万千瓦,2017年完成50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装以及2020年完成装机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装机来看,假定2017年到2020年新增完成装机的800万千瓦还没有开始招投标,那么年启动的机组有1159万千瓦,年均新增开工规模在5台左右,年启动的项目容量有2400万千瓦,年均启动项目在10台左右,2018年-2020年启动的项目容量有800万千瓦,年均在2台左右(按照每台机组100万千瓦-125万千瓦估算)。我们来分析上述规划可能最终的执行情况和合理性,从企业产能的角度来看,我们估算上述启动项目中年的项目有可能逐步延后到后面的几年去推进,至少从设备招投标的角度应该是后延的。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1)2015年后我国的AP1000刚刚运行时间不长,此外,我国的CAP1400技术吸收需要有个过程,不太可能大规模开工每年10台以上的项目。(2)从上游设备企业的产能供应和生产布局来看,大起大落对行业的破坏性太强,应该会成为国家对项目推动的重要考虑因素。(3)这样大规模的上马项目需要内陆核电站的强势启动,从目前来看,在年就出现井喷的概率不大(技术吸收的制约、产能的制约、安全性制约、当地居民反对的制约)。因此我们认为从2014年开始到2020年可能最终新项目推进的节奏应该会比较平均,达到年均5台左右的规模。(上述开工的分析可能由于对开工定义的差别带来最终分析结果的差异,上述分析基于当年开始招投标)按照年均5台的招投标规模来看与2010年新增的开工进行招投标的10台机组的峰值还有较大的差距,因此我们判断对于整个核电行业的影响力和贡献度并不会特别明显,而且,从核电设备企业的核电业务占比来看,超过10%占比的企业很少,对业绩影响力很小,且未来进一步大幅扩大的可能性不大。

基于上述判断,对于核电相关标的我们定义为交易性机会,能否左右股票上涨更多的来源于情绪的影响和资金推动。因此不做具体投资标的推荐。

看房选房
生活
NBA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