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留香雪地上的人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42:51

  金刀王洛家辉带着一身重伤,携回一个令天下人悲恸欲绝的消息

  除夕夜,北邙山,李天一惨死

  这次随金刀王一同前去的江湖好汉分为五路:西子湖畔洛家三十六人;绍兴府小越王与手下二十人;四方绿林会好汉十八人;秋水剑张凤仙与好姐妹红衣仙子王管管;还有一路为小手段宁家、名剑堂梁家、不见光习家共九人

  守着北邙山翠云峰的有三方人马:宋真宗御下第一高手西门孤月,与他的竹园五十四名忠仆;开封府尹包黑子座下四魔神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忠义帮帮主肖独秀与六十三名帮众

  这一夜过去,黎明时,只有金刀王、小越王、王管管,小手段宁家的宁无心与不见光习家的习太平,离开了翠云峰的上清宫

  滴水花坪附近,漫空的霞光将洁白的花朵镀上一层光晕,花儿因此显得更加艳丽无双,空旷的四周显的格外平静,且有一股神圣的气息笼罩

  一个红衣女子抱着染血的手臂跌跌撞撞的冲入花丛,随后两名男子也跑到她身边坐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王管管,当务之急是养好伤,张凤仙落在他们的手里顶多是下了牢狱,有包黑子在不会有所损伤该操心的反倒是洛老爷子,他进了琉璃殿,不知道皇帝与李掌教说了什么,只怕是有性命之忧,竹园少主西门孤月又怎会放过他”

  “宁无心,你说的倒轻巧,凤仙姐姐天人般的容貌,忠义帮的那些粗人要是冒犯了她,天哪,想想便让我揪心,我真不该独自逃出来的”

  “就算你留在那儿也顶多是陪她一起受辱,能有什么办法”

  这句话说的惫懒无比,习太平胸口一个血洞被包扎妥当,血色尽现他脸色苍白的看着朝阳,接着说道:“如今只能请少林方丈了悟大师去找肖独秀,或许还能有所挽留”

  宁无心皱着眉头道:“这么多兄弟都惨死在上清宫中,却还是无法救出李掌教,我们又有何脸面去少林”

  王管管生气的道:“大家都尽了全力有什么丢脸的,该丢脸的是他们,只会说什么不要冲撞朝廷不要冒犯天子哼,我看还不如去请不死帮出面呢”

  宁无心与习太平听到不死帮便如死一般的寂静,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花海中血味弥漫,霞光不在

  “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王管管自从下了天山,进入中原武林不过才一个月时间,会加入这次行动是因为她的师傅漫天银雨蓝慧欣有一位至交好友,这些年两人甚少联系,可交情却十分深厚,她托这位好友照顾自己的弟子可惜好友华山隐士早已不过问江湖事,无奈下只能让自己的徒儿代为照料,这位徒儿便是秋水剑张凤仙了

  事有凑巧,正好张凤仙接受小越王的邀请,一道带上了王管管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能闯出红衣仙子的名号,王管管的武艺自然是高强,可论到江湖轶事,武林隐秘,与一些正道忌讳,懂的却少的可怜

  习太平拍了拍身子,服下了一粒药丸,对她说道:“你了解不死帮”

  “当然”王管管挑了挑细长的眉峰,“我经常听凤仙姐姐提起,不死帮有四堂,分为清风、骤雨、惊雷、急电不死帮众各个急公好义,打抱不平,甚至为了公道可以牺牲性命,做出的壮事数都数不过来我最佩服的就是傲阳,斗长生道,闯酒池肉林,破形意门四象阵,传闻他桀骜不驯,面见皇帝不曲膝不弯腰啊---,要是让我见见他多好”

  “狂士无双怎悲凉......”宁无心轻声的呢喃

  习太平拦住了王管管的话头,“你知道吗,前阵子傲阳一口气得罪了少林,上清宫,铁血帮,碧落盟,万宝楼,轩辕庄”

  “不可能”王管管不顾身上的伤跳了起来,指着习太平说:“你胡说八道!天下谁不知道傲阳跟少林广善大师学过罗汉拳,和李天一道长学过平江指,与铁血帮的沈重阳是结拜兄弟,和碧落盟的娇娇也有暧昧关系,万宝楼的财神猫,轩辕庄的少庄主明镜子,与他是至交好友他为什么要得罪这些武林正道帮派”

  习太平冷笑着摇头,一边的宁无心无奈的道:“他太狂妄了,一心要保下凰后谢玉亭”

  王管管大吃一惊,这谢玉亭自号凰后,在江湖上是鼎鼎有名,她最出名的不是武功有多高,而是她的容貌,传闻见过她的男人,没有不动心的,当然王管管不信,哪有女人能长成那样的,漂亮也不能当饭吃呀这谢玉亭如今已是中年,早些时候仗着一身媚功,到处惹祸,甚至连少林的大师都去勾引,害的这位大师身败名裂,自绝于少室山这一事使的少林那些不走江湖,整日只是吃斋念佛的大师们集体愤怒,派出三名戒律院武功最高的弟子,去擒拿谢玉亭

  如同这样的事也在许多大派发生过,这些年谢玉亭倒是消停了,可不知最近如何,竟又出现在江湖中

  正想这事会引发的后果,忽然听到前面传来声响,王管管急忙伏下身,身边的习太平和宁无心也已躲藏起来

  那是一队人马,领头四人生的人高马大,一身红黑色的官服,腰上挂着钢刀,行走间虎虎生风,一望便知是武功高强之辈

  “糟糕,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王管管小声的说道

  宁无心道:“我们分开走,别惊动他们”

  三人悄悄退去,王管管独自跑入林间,心中念起,想到凤仙姐姐如今不知怎样,不如现在去探探消息

  当下也不迟疑,她返身赶去,远远的吊在那队人马身后

  她也不敢跟的过近,身上的伤不亦动手,若是被发现就糟糕了

  走走停停,不时便来到一处茶铺荒郊野外,一对老夫妇就近住着,山中猎物倒多,可年迈体衰,如何打的动只能做些买卖,图个温饱

  整个铺子简单的三张桌,每张桌边放了四条凳,木面干净,茶具无尘当王管管躲在树后看时,这队人马已坐满,余下几人边上站着也拿着碗海喝,想是一路渴极

  “咕噜”,王管管心里懊恼,想着,我也渴啊,这打了一个晚上,到现在都没喝过水呢,哎,怎么办呢?

  她到底是个女子,想喝水的念头一起,再也止不住,看着那边喝的痛快,心里更气,正郁闷的时候,边上递过来一只水袋,鼓鼓囊囊的,她吓了一跳,被人就身边站着都不知道,这如何得了

  “姑娘别怕,看姑娘的装扮想是江湖盛名远播的红衣仙子王女侠了”提着水袋的是个青年,长着一张娃娃脸,眉目清秀,微笑起来显的十分可爱,两个酒窝甜甜的,再看他的身高,和王管管差不了多少,如果换一身女装,怕是不仔细分辨不出男女

  换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怕是王管管立马就拔出长剑,挥将过去,可面对这个青年,她却是怔了一怔

  “你是谁”

  “我是施小燕”

  “永飞鸟”

  “永飞鸟”

  王管管张大嘴巴,差点喊出声来

  一边喝水

  “你怎么在这里”

  “上清宫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们不能不来”

  “你们堂主呢”

  “上个月他带着众兄弟外出,本约定在这里汇合,可能有事耽搁了吧”

  “就你一个人来”

  “还有几十个兄弟,正赶过来呢”

  王管管将水袋还给他,说道:“太好了,凤仙姐姐落在了他们的手上,我们快去救她出来”

  施小燕惊道:“可是秋水剑张凤仙”

  王管管道:“不是她还会有谁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肖独秀表面君子背地里是个淫贼,如果不赶快救她出来,那......”

  正说着,茶铺后面的山坳转出一群人,看他们的穿着具是青色短衫,手中兵器不一,行走间乱糟糟的模样,领头之人手中牵着一根长绳

  “可恶”施小燕怒道,原来那绳子上绑着一名女子,他认出是张凤仙,看她秀发凌乱,左腿上血迹斑斑,显然是吃了不少苦头

  “该死的肖独秀”王管管双目圆睁,怒火喷射,拔出长剑就要冲出去

  施小燕也不拦她,飞身而出,紧跟其后

  那一群人反应迅速,一转眼就摆开阵势,不见怎么动静,两人已被围在其中

  王管管已是舞开了剑花,而施小燕抱着双臂,环视四周,一动一静间,只听得张龙喊道:“且慢动手”

  王管管那里管这些,就要冲过去救张凤仙

  拉着长绳的男子就是肖独秀,只见他冷笑着手上一拽,被点了穴道的张凤仙身不由己踉跄上前,也不见她动怒,平静的看着王管管,随后她见到一边的施小燕却是呆了一呆

  肖独秀道:“王管管,你可真是不怕死啊你以为单枪匹马就能救出张凤仙”

  王管管骂道:“畜生,有本事和本姑娘单打独斗”

  只听得忠义帮的众人大笑不止,施小燕在一边看着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四人,微笑着道:“四位看着张女侠如此受辱,不怕包大人怪罪”

  张龙沉默寡言,赵虎却是莽撞的性子,骂开了声:“西门孤月将张女侠交给他们,居心叵测,就是我家大人也是无可奈何,我等又如何作为”

  王管管怒道:“枉我们在上清宫就是身死也不曾对包大人兵刃相加,他不配叫‘包青天’”

  张龙等四人一齐叫道:“放肆,您怎敢对包大人无礼”

  王管管道:“你们对我们有礼过吗难道我们做的不对吗你们为什么要阻拦,为什么要杀死与我们同去的兄弟,他们都有一腔热血,怀着江湖公义,你们说杀就杀了,岂有此理”

  施小燕也不理他们吵嚷,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拿出一块黑牌,往地上一扔,便竖直插在地面

  这牌长有一尺三寸,下窄上宽,正反面皆有红字

  “江宁不死帮”肖独秀见了顿时大叫一声,让众人退开

  他只能看到正面,而马汉站的位置却可以看到牌的背面

  “惊雷堂”

  施小燕腼腆一笑,朝四方拱手道:“在下不死帮惊雷堂永飞鸟”

  张龙点头道:“原来是永飞鸟施小燕,我说怎么如此眼熟”

  赵虎道:“你们不是去燕云了吗”

  施小燕道:“何战爽约,堂主带着众兄弟去了少室山”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

  王管管心道,去少室山傲阳这个时候去少室山做什么,少林不是要对付谢玉亭吗,他怎么能去少林

  肖独秀微笑着对施小燕道:“既然不死帮立牌,我等也不便多做争斗,你可以把红衣仙子带走”

  施小燕亦笑道:“我们惊雷堂也不想与武林同道拳脚相加,不过张女侠是我们惊雷堂众兄弟的好朋友,我们或许还可以忍,可是让堂主知道了,不知道他忍不忍的住”

  这个问题问出来,所有人又一次沉默

  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一打眼色,带着自己的人率先离开

  肖独秀面色铁青,双眼转个不停

  美色当前,到嘴的肉能放出去吗

  不能

  独孤傲阳是个会忍让的人吗

  长生道......

  萧晚雨......

  形意门......

  他不能忍,只能我忍了

  耳中听到施小燕说:“王女侠,这里店小人多,我们走吧”

  走

  怎么能走

  走了,我怎么办

  王管管叫道:“不能走......”

  “不能走”肖独秀正好一起喊出口,两人表情都是焦急无比,却见施小燕正慢条斯理的将牌收入怀中,闻言腼腆的笑着,问道:“哦,不走,肖帮主请我们喝茶吗”

  “把,请把张女侠带走吧”

  王管管走在施小燕身边,觉的他好神奇

  小手段宁家,不见光习家都没有办法的事,居然被他三言两语就做到了

  施小燕看着眼前的岔路,对王管管与张凤仙道:“王仙子,凤仙,我还要去几处地方联络堂内兄弟,只能在此分手了”

  “啊那你忙......谢谢你啊”

  张凤仙神情略有萎顿,却也展齿一笑,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后会有期”施小燕点头说完,足下轻点已飞身而起,几个纵跃便没尽在路的蜿蜒中

  王管管有些失望的道:“这就走了啊,我还想多聊聊呢,凤仙姐姐,你怎么不谢谢他”

  “对不死帮,对惊雷堂,你永远不用提谢字,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在洛阳城中小住了三日,这天,王管管捧着一束牡丹花,步入房中,客栈上等的客房中已是装满了花香,张凤仙笑道:“你呀,就是个孩子,房里的花未谢,怎么又买了这许多,回头钱用完了,又要哭鼻子问我讨要,叫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行走江湖呢”

  王管管诧异的问道:“怎么这么说啊”

  张凤仙手上拿着一封信,道:“不见光习家发来帖子,准备邀请武林同道一齐赶赴杭州,保住洛家上下”

  王管管高兴的道:“那敢情好啊我们快出发吧,可不能让洛老爷子他们也被害”

  张凤仙苦笑着摇头,淡淡的道:“约定在洛阳十里外的张家村汇合商讨,可我担心时间上来不及,江湖上的宵小若得知了消息,怕是会先一步去趁人之危,洛家在江湖上也结了不少仇家,如今死了许多高手,连金刀王洛老爷子也受了重伤我希望你能先赶过去,想来也会有武林同道明白这点,我不敢奢望大家族势力早下决定,但我们总要有个准备,你过去了,一般的人对付起来能尽些力,就是......”

  王管管摆了摆手,吹嘘道:“你放心啦,就算是遇上了高人,我也能斗他三百回合的”

  共 21778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血染的江山,刀剑的江湖傲阳战孤月,一场旷世大战一触即发作者先以“张凤仙”被抓,为文章烘托出千钧一发的气氛,再通过人物对话、高手过招、鏖战不休等几个部分,写出了这一场惊天地、动鬼神的大决战以初入江湖的王管管的视角去看了一场江湖中顶尖高手的对决一方站在官场以武止武,一方站在江湖的角度,去保护要被官方铲除的江湖豪杰行文自然流畅,手法新奇别样、故事情节扑朔迷离,结局令人拍案称奇,可谓是难得一见的武侠佳作最令人动容的是,作者在这篇文章之中的修辞手法令人耳目一新,通过侧面衬托和正面推波助澜,达到了最终的制高点,然后,戛然而止,给人留下荡气回肠的顿挫感感谢赐稿文字留香,期待你更多的精彩呈现美文共赏,【责编:慕容凌云】

  1楼文友: 21:21:54 其实我觉得题目更应该叫 傲阳战孤月 ,更有气势,更能激发人的阅读兴趣第一次如此细致的如仙的武侠小说,感觉甚是不错希望再接再厉,写出更多更令人拭目以待的佳作再次问好,希望在留香的岁月里,能够与你携手前行,风雨与共

  愿使时光不老,岁月沉香静好兄弟,由于时间仓促,不到之处,你多多包涵哈来来来,干一杯

  2楼文友: 21:26:57 然然,我来看你了很精彩的一篇小说,欣赏

  楼文友: 06:05:49 令人拍手叫绝的武侠小说,欣赏

  4楼文友: 09:25:46 这一路注定是幸福的,他们要和武林同道一起护送洛老爷子赶赴开封梁京牵住了管管的手,走下桥去,迎面是暖暖的朝阳,背后那桥上的残雪浮光莹亮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灯盏细辛注射剂的价格
心悸心律失常头晕
奥利司他一个月瘦多少
急性腹泻需要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